项目展示
  • 项目展示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门店分布

特许快闻

Franchise
News to us

alamode

新闻

返回顶部

2020年爆火的大健康行业,哪几个方向值得提前关注?

来源:中国企业家公众号

01.jpg

大健康行业的爆火,不仅因为中国GDP的增长使得整个社会到了大健康消费的拐点,还包括中国人口老龄化等问题对大健康消费的强劲拉动。

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李秀芝

编辑|米娜

图片来源|中企图

2020年的大健康行业究竟有多火?

12月8日,京东旗下的大健康子公司京东健康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。截至目前,其市值超过4300亿港元,成为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医疗公司。而同在港股上市的阿里健康和平安好医生,市值也分别超过了3500亿港元和1000亿港元。

除了互联网医疗,生物医药、基因检测、细胞治疗等其他大健康产业的细分领域也在狂飙突进。以基因测序为例,今年以来,燃石医学、泛生子先后在6月登陆纳斯达克。11月,诺禾致源科创板IPO成功过会。12月,华大智造科创板上市申请被受理。

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,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大健康领域的投资。受疫情刺激,人们对于健康的重视程度飞速提升,政府也出台了相关鼓励政策。

不过,需要审慎思考的是,大健康产业百年一遇的大变局真的来了吗?如果来了,接下来我们应该提前关注哪些细分方向?而且大健康领域,那些投资做得不错的创始人,是不是离创业成功更近?

针对这些问题,在由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社主办的2020(第十九届)中国企业领袖年会“新势力争夺大健康赛道”分论坛上,北极光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邓锋,燃石医学创始人、CEO汉雨生,泛生子联合创始人、CEO王思振,博腾股份(55.100-0.26-0.47%)董事长兼总经理居年丰,融贯电商董事长、CEO姚晓菲,康复之家健康管理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柏煜,共同参与了探讨。

   大健康投资热背后,

有虚火亦有低估

“大健康行业爆火这一现象,并非是在今年疫情的推动下才出现的。大概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大健康投资就热起来了”,邓锋指出。

02.jpg

邓锋

在邓锋看来,目前在医疗健康行业,有些案子(企业的估值)肯定是过热了,有些案子的估值则非常合理。而且,放到十年、二十年后来看,整个医疗健康行业的大趋势一定是蓬勃发展。

邓锋分析,有几个驱动力会导致大健康行业在未来发展很快:

一是,在宏观的消费市场上,当国民收入水平和总体的GDP达到一定程度后,国家和个人都会越来越重视健康问题;

二是,很多创新的生态系统在不断完善,包括人才、资本以及资本市场。以资本市场为例,香港主板、内地科创板都对生物科技公司持拥抱态度(允许未盈利生物科技上市),这使得VC的投资退出时间比过去提前了好几年。

三是,基因检测、基因治疗等科技的进步,也造就了很多创新创业的机会。

居年丰表示,大健康行业火热最重要的原因是需求在驱动。他介绍,目前中美创新药发展水平差距很大,中国创新药研发管线的数量约占全球总量的8%,是美国的六分之一左右。但中国的医药创新速度是全世界最快的,如果参照美国,至少还有10-20年的黄金发展期。

王思振谈到,在需求方面,大健康行业的爆火,不仅是因为中国GDP的增长使得整个社会到了大健康消费的拐点,还包括中国人口老龄化等问题对大健康消费的强劲拉动。此外,到了今天,创新医药企业的主战场正从中国扩展到全世界。

人们对大健康的消费力究竟多大?姚晓菲提到了一组数据:目前,中国人平均有6.6%的消费支出在整个大健康产业。同样的数字,欧洲是10%-12%,美国是18%。相比之下,中国人的大健康消费仍有很大增长空间。

姚晓菲还表示,如今人们对大健康领域的定义,比过去宽泛得多,除了(治疗端的)医疗、医药,还逐渐覆盖预防端的基因检测等。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,更是触发了人们内心底层的恐惧,这使得疫苗、商业保险等角色更快介入到了大健康产业的变革中。“可以说,新冠疫情重新定义了大健康市场的容量和前景”。

03.jpg

汉雨生

汉雨生认为,在全球货币超发的情况下,资本市场肯定有一定泡沫。比如在二级市场,有很多公司基本面没有任何变化,PE值(即市盈率,公司股价与每股收益的比例)却翻了两三倍甚至更多。另一方面,中国一些有着颠覆性创新的公司却被严重低估。

2020年9月,正处于IPO之际的癌症早筛公司Grail,被美国基因测序巨头Illumina(因美纳)宣布将以80亿美元收购。“如果从癌症早筛的临床试验数据来看,能跟Grail媲美的公司就是燃石”,汉雨生指出。但截至12月7日,燃石医学在纳斯达克的市值不到30亿美元。

值得提前关注的几大技术方向

“创业和做早期风险投资一样,不能看现在什么热,你就去做什么。而要看到聚光灯以外,有可能走到聚光灯下的苗头,并提前布局”,邓锋感慨道。北极光创投官网显示,公司管理的资产总额达到300亿元,包括5支美元基金和5支人民币基金。

“那么,哪些新技术值得提前去关注,哪些新技术衍生出来的商业机会值得提前去布局呢?”作为本次论坛的主持人,柏煜向在座嘉宾抛出疑问。

在邓锋看来,未来有几个方向值得关注。

一是生物技术(biotechnology),基因治疗、细胞治疗以及其他能给临床治疗效果带来很大改变的技术。比如,通过肿瘤基因测序,对肿瘤进行精准治疗。

二是医疗技术(medical technology),从设备、器材到诊断,叠加材料、生物、化学、计算机科学等学科后,有了跨界创新。比如,北极光创投在2020年11月投资的流式细胞仪领先企业Cytek,通过光学创新对传统流式细胞仪进行了颠覆性地改变。

三是新兴的传感器加人工智能(AI)相关的技术。现在,人工智能在健康和制药领域都有应用。有些市场才刚刚开始,并没有热起来,但几年后可能就热起来了,就像当初北极光投资燃石医学(肿瘤精准医疗)一样。

04.jpg

居年丰

“如果我们问自己,未来十年最重要的赛道或者说最重要的技术进步是什么?毫无疑问,就是基因治疗和细胞治疗”,居年丰说。

居年丰提到,很多数据都支持他的这一判断:,基因治疗和细胞治疗领域科研论文的更新速度是最快的;第二,大家在这个领域投入的钱是最多的,无论是大型制药公司还是风投;第三,这个领域的技术安全性、有效性的拐点都已经到了。

2017年,被称为基因治疗的元年,因为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陆续批准了两个基因疗法。这一年8月,FDA批准诺华公司的T细胞免疫疗法Kymriah上市,用于治疗B细胞前体急性淋巴性白血病。这是人类历史上批准的首款T细胞免疫疗法,也是在美国境内FDA批准的首款基因疗法。同年12月,美国基因疗法公司Spark Therapeutics的遗传性规网膜病变基因疗法Luxturna也在美国上市。

“在基因治疗和细胞治疗领域,从药物研发到审批上市再到患者支付的闭环,欧美国家全部走通了。而中国无论在技术、资本还是应用场景上,还有大量的发展空间”,居年丰说,作为一个制药平台,博腾股份希望搭建好这个赛道的基础设施。

为了更好地提供基因/细胞治疗工艺开发和生产一体化服务,加快药物从研发至商业化生产的转化,博腾股份在2018年还成立了新的创业公司——博腾生物。居年丰希望,这家创业公司在未来可以实现独立上市。

科技创新带来的行业巨变

中国大健康产业的发展现状,在国际上处在什么地位?与会嘉宾给出了答案。

汉雨生以燃石医学正在开展的业务进行了分析。目前,燃石医学有两大业务:肿瘤患者的用药伴随诊断和肿瘤的早筛早检。

汉雨生介绍,肿瘤患者的用药伴随诊断主要是基于二代基因测序技术(NGS),美国最开始有这个技术,包括燃石医学在内的中国企业对此进行了改进式的创新,如今中美在此技术上基本处于同台竞争的状态。而在肿瘤的早筛早检上,中国企业的技术则处在国际前沿。

汉雨生提到,早筛早检是在表观遗传学、二代基因测序和机器学习三个技术同时成熟时,才衍生出来的新领域。2016年,燃石的团队意识到早筛早检可能是一个关键性的技术方向后,就开始重金投入。截止到现在,燃石在肿瘤早筛早检上的研发投入已达数亿元。

今年5月,燃石启动了中国首个超万人前瞻性泛癌种早检研究。燃石在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,其自主研发的ELSA-seq技术在6个癌种中(肝癌、结直肠癌、食管癌、胰腺癌、肺癌和卵巢癌)的早检综合特异性98.3%,综合敏感性达80.6%,达到全球领先水平。

“现在,中国每年死于癌症的患者占到了总死亡人数的28.9%。如果抽血进行癌症早检的技术得到普及,我们可以使中国接近1/3的肿瘤患者的生命时间延长5-10年,同时生存质量大幅度提高”,汉雨生称。

05.jpg

王思振

在癌症早筛领域,泛生子也有突破。2020年9月30日,FDA授予泛生子的肝细胞癌早筛液体活检产品HCCscreen“突破性医疗器械”认定。

据了解,HCCscreen的核心技术源于泛生子自主研发的创新技术Mutation Capsule,该技术可以同时检测外周血中游离DNA的多种甲基化和基因突变信息。目前,HCCscreen已经在中国不同地区的多个队列中得到验证,达到了92%的灵敏度和93%的特异度,检测性能优于全球同类型肝癌早筛产品。

“最近10-20年里,基因组学的转化医学研究和测序技术的进展,给现代医学奠定了一个新的底层技术平台。基于这样的底层技术平台,我们对人的健康管理或者说疾病的发生、发展和治疗方式,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。而且,新技术带来的突破,不会仅仅局限于某个点上,而是面上持续的新医疗技术的进化”,王思振说。

06.jpg

姚晓菲

“科技驱动的创新,必然会带来很多商业模式的加速创新。商业模式的加速创新,则可以带来一个行业格局的巨变”,姚晓菲谈到,在2019年举办的一次国际医药流通商理事会上,大家曾热议互联网巨头进入传统医药流通行业后带来的冲击。

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亚马逊,在沉淀多年的电商实力和供应链体系的支持下,亚马逊早在2018年就涉足了医药领域。当时,亚马逊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在线药店PillPack。

2020年11月,亚马逊宣布推出“亚马逊药房”服务,允许亚马逊用户在网站订购处方药,并为处方药提供大力度的折扣。在推出这项服务之后,亚马逊将成为沃尔格林和CVS Health等实体药品零售商的直接挑战者。

“疫情对医药流通行业的影响是巨大的”,姚晓菲提到,在此次疫情中,有大量的实体药店倒闭。同时,很多B2B2C(批发商-零售商-用户)的医药流通企业,将商业模式快速转型为直接2C,这使得大家的核心竞争因素变成了C端用户的触达能力。

“我以前卖医疗器械,不挣钱,于是转卖药。一卖药,发现还不如卖医疗器械呢”,柏煜打趣说,疫情发生后,药品零售行业从打折阶段,过渡到了“骨折”阶段。

柏煜以拜耳旗下的降糖药拜糖平为例,以前卖六七十元一盒,现在卖5.42元一盒。“以前药店只要送鸡蛋,什么药都能卖出去。前两天,我在超市门口见一个老太太拎了半篮子药出来,她说(这些药)都是买鸡蛋送的,现在吃药比吃饭都便宜。这说明,卖药这个行业的确经历了比较大的困难”。

先创后投的成功率更高

有意思的是,参加本次论坛的王思振和汉雨生,不仅都在肿瘤精准医疗创业,创立的公司也在今年前后脚登陆了纳斯达克,创业前,他们还都曾有过投资的经历。创立泛生子之前,王思振已经介入到生物医疗领域的一些早期投资。创立燃石医学之前,汉雨生则是北极光创投的医疗投资人,曾主导投资了华大基因(123.710-5.52-4.27%)

07.jpg

柏煜

这不禁让柏煜生出疑问:“投资人创业,离钱更近,是否意味着离成功更近?”

“投资人创业的确有优势,比如视野比较宽,对新机会的嗅觉会比较灵敏”,邓锋表示。

汉雨生回忆,当时他在北极光创投的时候,把赛道分析得非常清楚。他跟邓锋和其他投资同事说过“一定要投肿瘤精准医疗行业”。汉雨生找了近两年,却发现没有一家公司能达到北极光的标准,于是决定自己创业做一家。

“但总体而言,投资人创业并不容易成功,因为投资人有很多固有的缺点”,邓锋解释,投资基本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,会有一个投资组合,即Portfolio。但创业是赌在一个企业上,面对的是0或者1的问题——做成了就很赚,做不成就比做投资亏。做投资时间长了,会总想着方法降低风险,但创业不是这样。

邓锋看到的大多数情况是,“创业结束再去做投资,成功率反而高点”。

“非常同意”,汉雨生接着邓锋的话说。“关于我的履历,大家通常都记住了我在北极光创投的那段。但我从毕业到创业这一段时间里,只有一年零八个月是在做投资。在那之前,我曾在美国的BioTek Instruments Inc.(博腾医疗器械)工作,我是这家公司在中国的个员工,并搭建了这家公司的中国团队”。

邓锋也是典型的“创而优则投”的类型。2005年创立北极光创投之前,邓锋的身份是创业者。1997年,邓锋创办了网屏公司(NetScreen)。2001年,网屏在纳斯达克上市,并在2004年被瞻博网络以42亿美元收购。

“最开始我就是创业者,后来想变成职业投资人,然而还是没抵挡住创业的诱惑,又来创业了”,王思振笑着说。

王思振曾是美国互联网通讯公司iTalkBB的联合创始人和全球市场营销及企业发展规划负责人。2012年,iTalkBB以数亿美元被263通信集团收购。“次创业跟现在的创业虽然不在一个领域,但相通的是,都是在变革性的高科技技术领域创业,且均处于进入大规模市场应用的前夜”。

创业之余,柏煜也做了一些产业投资,但他更重要的身份仍是创业者。如果从2004年创立康复之家开始计算,柏煜的创业生涯已过16年。经历过几次行业的巨大变革后,他内心形成了一个很深刻的感受:

“可能大家都在想,我们应该去早点上市,努力趟过那个独木桥。但或许,上岸比上市更重要。创业最重要的不一定是成功,成长比成功更重要”。


北京总部咨询热线:400-1018682
手机号:13910283895
地址:北京大兴经济开发区富兴国际2号楼1402
扫描二维码
艾兰慕德

在线留言

ONLINE MESSAGE
把您的需求告诉我们,为您提供高效的解决方案!

恭喜 | 艾兰慕德北京店签约成功

恭喜 | 艾兰慕德上海店签约成功

恭喜 | 艾兰慕德天津店签约成功